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六合赢家心水论坛,63228.com,0123kjcom开奖结果直播

63228.com 主页 > 63228.com >
【原创】[耽美同人]传说中本子的本子
发布日期:2019-11-27 00:32   来源:未知   阅读:

  高翊宸皱着眉头,伸出手拒绝了阳光对自己的热情——他讨厌阳光,是的,尤其是夏天的。所以他现在需要找一个避光的地方,安静地等待云层重新聚拢,阳光重新被阻拦在他的千里之外。

  他一路小跑到了操场的一个角落,一棵有着让人平静的力量的树下。他坐到了长椅上,树上那茂密不透光的树叶正随风舞动着,沙沙作响。这一切仿佛都将它引入一个梦境,一个没有回忆,没有夏天,没有那个女孩,也没有一丝光亮的梦境……

  “高翊宸……高翊宸!”在一片黑暗与死寂中,高翊宸听见了这熟悉的声音。他转过头,朝声源处望去,不知为什么,那里有很多镜子,而且镜子正在向自己这边蔓延。突然,有一块镜子出现在他面前,亮了起来——里面是他和她曾经的回忆。

  “不……不……我明明……已经快忘记了啊……”高翊宸想闭上眼,想把头转向其他方向,但是这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大小不一的镜子,它们杂乱无章地排列着,但都统一映着他们的过去。

  “谁……谁来救救我……”高翊宸已经双手抱着头,跪倒在了地面,不,应该说是镜面上。

  “嘭!”远处,不知是谁向着高翊宸开了一枪,这一枪擦过高翊宸的脸侧,直击他身后那面最大,最嚣张的镜子。

  子弹击穿镜面的那一瞬间,这个世界又一次回归沉寂,所有声音和所有光亮全部散尽,高翊宸也随着镜界的支离破碎而下坠,他想看清开枪人的脸,但他已随着她的画面消失不见。

  “谢谢啊!”少年在捡回球之后,脸上的担忧顿时间烟消云散,重新展露笑容。这笑容中不止掺杂着捡回球的喜悦,更多的是对对方原谅自己的庆幸。

  真是阳光啊,这样的笑容,但却丝毫不让人感到厌恶,反而刚刚的担忧才像是扫兴的乌云吧。

  “请问,你是……”冼阳看着前面的人,迟疑许久,“对了!是上次的那个人,就是被我球打到的那位同学,对吧?”

  “……”高翊宸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为何非要强调那件事啊……不过,看见他这一脸的笑容,也似乎开心的多。

  “冼阳!”他叫着那人的名字,笑了笑。而冼阳转过头,看见了正站在门外的人,快速收拾好书包,走了出去。

  “唔……好呀。”他再一次露出了那阳光的微笑。那微笑,再一次成功地让高翊宸愣住。

  艾君(艾苒旸):如果我能坚持不弃坑的话,我能成为,“超高校级的小说家”吗?

  那个最可怕的夏天是由于冼阳的笑容改变的,这是在他那一次之后再次伸出手拥抱那柔和的,温暖着他的夏日阳光,正如同那个名字一般的阳光——冼阳。

  足球被踢出了操场,高翊宸跑去捡时看见一个画面,让他好不容易在心中建立的防线碎成了渣——

  那一头熟悉的长发随着夏风飞扬,一袭白色的长裙,那一个熟悉的面容使得高翊宸绝望了起来。

  即使是精心筑起的堤坝,也会在洪水来临的那一刻发现自己不过是不堪一击的蝼蚁。(注:此句出处为河唐先生的《世界和我爱着你》)

  “喂!高翊宸!你要去哪啊!”身后似乎穿来了冼阳的呼声,但随着高翊宸的逐渐远去,这声音越来越模糊,直至最后与风化为一体,没有吹进他的耳朵。

  高翊宸忘记自己跑了多久,在跑的过程中,脑海里一片混乱,但心里始终有一个目的是明确的——

  当高翊宸停下来时,自己已经跑出了操场,他无力地蹲坐了下来,如果这里没有过路的人的话,那么他可能会瘫倒在地上,眼神空洞。

  “你这家伙怎么突然就跑了→_→”从上方传来的,那总带着元气与温柔的声音,终于穿过了那曾经吹起她长发的夏风,抵达了他的心灵。

  “球给你捡回来了,拿去吧!”冼阳从身后捡起了那个足球,在递给高翊宸的过程中狠狠地砸了一下他的头。

  “啊啊啊你这个智障!开心点会死啊!”冼阳抓狂道,之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不怀好意地说:“咦,刚刚你怎么看见那个女生就跑了?不就是被喜欢的女生看见了羞涩什么啊哈哈哈!”

  “好了好了!快去吃饭吧!开个玩笑而已!”冼阳拉起高翊宸,推着他走向食堂。傍晚的夏风再一次拂过了校园,是高翊宸曾痛恨的夏风。因为它吹走过莱玥然,吹走过曾经那个会笑得很开心的自己。

  原本冼阳还想上前打个招呼的,但看着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高翊宸,先是一怔,然后反应了过来。

  莱玥然又把球扔回来时,冼阳捡了起来,奔向了高翊宸离去的方向。过程中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那一刹那,回过头,看来莱玥然一眼。

  “一定要查明真相,因为这样才可以拯救他。”冼阳用笑容掩盖住了自己这样的想法。

  其实冼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帮助他的原因,似乎不只是想帮助自己的朋友那么简单了。

  在食堂,几乎是特别巧的,高翊宸看见了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人——莱玥然。他停住了脚步,却让身后毫无防备的冼阳撞到了自己的背上。

  “唔……怎么了?”冼阳略带抱怨地问到,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他疑惑地看着前面的人。

  “抱歉,冼阳,我想起有点事,先回教室了。”高翊宸转身,快速地向原方向走去。

  虽然知道自己是在逃避,却又无法制止这样的行为。他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他不想任何事,只是单纯地想静静。

  许久,一个面包在高翊宸面前晃了晃,发出了“唰唰”的声音,高翊宸睁开了眼睛,抬头却看到熟悉无比的面孔。“嗨,怎么不吃饭就跑了?有事么?”冼阳将面包放在他手里,也坐到了他旁边。只见高翊宸点了点头。

  高翊宸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带愣了一会,恍然大悟:“哈,你一直在观察我?”

  冼阳可没聊到这句话,一时尴尬得不知说些什么。只见高翊宸微微一笑:“骗你的。”看着冼阳傻笑的样子,他不禁用手去摸了摸他的头。

  “喂,别搓我头发呀!”冼阳拍掉了高翊宸的手,他的阳光,乐观也没让他多去想这个动作。

  “我先走了,你记得把面包吃了。”冼阳站了起来,转头微笑地与他说完,跑向了自己所在的班级。

  “唔……我的直觉告诉我,有问题……”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微笑,转身走向与冼阳同方向的班级。

  “只是朋友啊。”冼阳一脸不解地回答道,林草岭若有所思地走开了,只留下一脸疑惑的冼阳。

  “……所以说,你收到了一份匿名的情书?”作为高翊宸的死党,严汕对此表示震惊。

  “连你这种终年冰山都有人喜欢了,居然都没人喜欢我。这没道理啊!”严汕心中是郁闷的。

  夏风不再是烦躁、讨厌的了。因为它不再是关于她的了,而是那个能够使人感到温暖与平静的少年的笑容。

  “欸,欸,欸!你怎么就吧情书扔了呢,我不就是提了一下莱玥然吗?……”严汕一脸沮丧地看着垃圾桶里情书的尸体,瞪了一眼“败家子”高翊宸。

  “啧,困扰了你一年的心魔终于是不见了啊……难道,是有小迷妹了吗?”严汕开始八卦起来。

  “咦,等等,严汕好像发现了一些什么,“情书背后居然写的有名字,高翊宸你个眼拙的!古,粒……”

  此时,古粒正在不远处看了看高翊宸那个方向。“情书,被他丢了呀……果然是因为你吗?莱玥然。”

  一双有些粗糙的手不是很温柔地拖过桌上的电话,修长的手指飞速地按下了那几个数字,就在这几秒内。仿佛早已对这串数字烂熟于心。

  “嘟……嘟……喂?”猝不及防地被电话另一头的人接通了,一个稍有些稚气的声音冲进冼阳的耳朵。

  “好吧好吧……我错了……以后会常给你打电话的哈哈!跟你说啊,这个学期的生活感觉很不错啊!感觉很开心很有趣啊!”(作者:其实是因为每天都可以看到高翊宸吧……) “也就是说没有我的日子过得很.愉.快.吗?我挂了再见。”

  “不!不!好吧,其实就是我这段时间认识了一个朋友。”说到这件事时,冼阳明显放柔了语气,也收了收开玩笑的话语,认真道:“这个朋友呢,与我而言,应该挺重要的吧,但他貌似有什么心结,我想帮帮他。”

  “哥你真够出息。才几个星期啊就想着怎么帮他了。怎么说呢,我大概猜到你想干什么了。但是他不一定把你放在心上,你这样瞎掺和别人的事或许只会遭他讨厌而已。如果他真的把你当成朋友,他就应该告诉你这一切,而不是让你一个人在那乱猜。懂吗?”

  “等等,那你刚刚的意思是,只要我和他成为更好的朋友,他就会告诉我这一切,然后我就能帮助他了?!”

  “滚我有说过这段吗-_-你是不是智障啊我的意思是……嘟!嘟!嘟!”到寝室电话断线的时间了……

  “怎么突然就断了……”冼阳一脸不满地敲了几下听筒,伴随着走廊上寝室老师的大呼小叫爬上了床。

  “太好了!原来这样就可以帮助他了!”(作者:所以说你是怎么把妹妹的话理解成这样的?)

  于是,我们可爱的冼阳就开始了帮(gong)助(lue)高翊宸的计划!(鼓掌)

  ——————————————— “啧,什么破电话。”另一边的冼静洛则与自己的哥哥完全相反,一脸怨恨地把手机甩到了床上。

  “啊啊啊快点毕业吧!一个人在家无聊啊!”冼静洛抱着被子在床上打着滚,借此消磨多余的时间。突然,她的手机一震,打开一看,那是一条短信:

  “冼 阳,”高 翊 宸 拿 着 球 走 进了 冼 阳 的 寝 室。“去 踢 球 吧!”

  两 人 一 路 有 说 有 笑 地 走 向 操 场,坐 在 了 人 工 草 坪 上。

  “哎,不 是 要 踢 球 吗?”冼 阳 略 带 疑 惑 地 看 了 看 被 高 翊 宸 冷 落 在 一 旁 的 足 球,却 没 有 收 到 任 何 回 答。“那 算……”

  “冼 阳。”高 翊 宸 最 终 开 口,叫 住 了 显 得 尴 尬 的 某 人。“如 果 你 收 到 情 书,你 会 怎 么 做?”

  “唔……”冼 阳 思 考 许 久,“就 这 样 啊,自 己 不 喜 欢 就 算 了 吧。”他 无 奈 地 摇 了 摇 头,又 微 笑 起 来,“只 要 喜 欢,管 他 的 ,就 大 胆 地 行 动 吧。”

  “喏,给 你。”高 翊 宸 将 一 封 信 拿 给 了 一 旁 的 冼 阳。

  冼 阳 看 了 看 信 的 署 名,愣。住 了,半 天 后 才 吞 吞 吐 吐 地 说:“这,这 是 给,给 我 的?”

  “是 啊。”高 翊 宸 侧 过 了 头,嘴 角 忍 不 住 上 扬,压 抑 着 声音 的 起 伏。

  冼 阳 迅 速 地 打开信,看 了 一 遍 信 的 内 容,一 脸 哀 怨 地 看 向 高 翊 宸:“说好 的 写 给 我 的 呢?”

  “我 没 说 啊。”高 翊 宸 侧 过 头,装 出 一 脸 疑 惑:“我 只 是 说 给 你 看 啊。”他 加 重 了 “给 你 看”,却 忍 不 住 上 扬 的嘴 角。

  “好 啊!”冼 阳一 脸 懊 悔地看 着他,“你 居 然 耍我!”冼 阳 顺 势 想 用 手 打。他,却 被 高 翊 宸 的另 一 只 手 握 住。

  世 界 沉 默 了 那 么 一 秒,冼 阳 沉 默 着 坐 了 回 去。

  “……对了,那 你 打 算 接 受 她?”冼 阳 耐 不 住 许 久 的 沉 默,最 终 开 口道。

  “谁 跟 你 说 我 要 接 受 的?”高 翊 宸顿 了 顿,继 续 说,“ 我 又 不 喜 欢 她。”

  “哦。”冼 阳 回 复 了 一 声,莫 名 感 到 内 心 一 阵 欣 喜。他 站 起 来,“ 哎!我 的 东 西 丢 在 寝 室 了!”冼 阳 向 前 跑 着,“在 这 里 等 我 一 下!”见。高 翊 宸 点 了 点 头后,冼 阳 跑 向 了 寝 室。

  “高 翊 宸 同 学。”一 个 女 生 走 到 了 坐 在 草 坪 上 的 高 翊 宸 面 前。

  “我 是林 草 岭。”女 生 开 口 道,却又 觉 得 不 够。“冼 阳 的 同 学。”

  “哦~”高 翊 宸 一 副 恍 然 大 悟 的 表 情,“请 问 有 什 么 事?”

  “你……喜 欢 冼 阳 吧。”林 草 岭 缓 缓 开 口 说。一句平静 无 比 的 话 却 直 击高翊宸的内心,他 张 开 想 要 说 什 么, 却 又发不出 声,只 能 由 这 句 话 说完 后 的 寂 寞 扩 散。

  “果然……”林 草 岭 自 顾 自 地 点 了 点 头,表 情 瞬 间 从 严 肃 变 为 笑 容,“喜 欢 就 勇 敢 点 吧……据 我 观 察,冼 阳 可 能 也 喜 欢 你 哦~”她 眨 了 眨 眼睛,哼 着 小 曲 走 远 了。

  可 能 是 吧,自 己 在 第 一 次 遇 见 他 时,被 他 的 笑 容 所 温 暖 的 等 等 表 现 来 说……

  高 翊 宸 的 嘴 角 在 不 知 不 觉 中 上 扬,露出了一个 微 笑,他 看 向 寝 室 的方 向。

  “直角三角形直角边分别为15和13,高为12,分别作为两个直角三角形,再用勾股定理求周长就行了。”莱玥然指着冼阳书上的题目做了一遍讲解。

  吓得在教室门口偷听(其实是来找冼阳)的高翊宸冒出了冷汗。还好他没问……高翊宸松了一口气。

  “决定了,我想要帮助他,哪怕只是一点点。”从教室里-穿出来冼阳坚定的声音,“我……”

  冼阳的话被另一个声音覆盖了,高翊宸有些不耐烦,看向了那个覆盖冼阳声音的声源处——一个穿着天蓝色休闲服的女孩子。

  “我是你小学时候的同班同学,我叫古粒。”少女甜甜地笑了起来,把手伸到了高翊宸面前。

  “咦?古粒女(神)……同学,你这么在这儿?”严汕准备和高翊宸大战一场的气势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变得斯文起来,“你是来这找谁的吗?”

  “高翊宸?”更大的“麻烦”却来了——莱玥然刚出教室门口就看见了高翊宸独自站在教室门口的“忧伤”背影,“你,是来找谁的么?”

  莱玥然再一次搂了一下怀中厚重的书本,向着数学办公室走去——带着一脸的痴汉笑。

  “果然……当初的恋情没有白分,我会告诉你其实是因为我变成了腐女才和你分手的吗?嘿嘿嘿……”露出了本性的莱玥然一脸的痴汉笑。(清纯啥的都是装出来的吗?……)

  计划成功了呢……莱玥然走向了办公室,再次变回了文静的样子,“老师,我可以进来吗?”

  “嘟……嘟……”在这阵寂静中唯一的声音将冼阳的思绪缓缓地引导了今天下午——

  “你是不是要死啊快十一点了还打电话让我睡觉啊啊啊!”在冼阳还在发呆时,电话另一边突然接通了,传来的尖叫声仿佛在他的耳边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爆破——

  “从今天开始算起,冼阳要到九个星期零三天,就是在66天以后,也就是两个月之后才回给她可怜的妹妹打一通电话!说!你到底是谁!居然还模仿了他的声音!啊啊啊死变态!嘟……嘟……”在冼静洛不加任何标点符号直接飞快地说完这段话后,在冼阳还没反应过来时,电话被挂断了。

  “滚!对了,马上断线了记得明天来一下校门口帮我把脏衣服拿回去用洗衣机洗了啊!嘟……嘟……”电话又一次被挂断了,与此同时走廊上又传来了寝室大妈撕心裂肺的喊叫:“a边勒同xio!回寝si!sang床sui觉!”冼阳拿着两个本子和一站台灯无奈地爬上了梯子。

  “今天和高翊宸……”他趴在被子里,借着台灯散发出的温暖的光芒,用笔在其中一个本子上写道。之后他想了想,合上了这个本子,拿出另一个本子准备写些什么。他摁着这个密码本,打开,换上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严肃表情,认真地写着。

  “嗯,变态的妹妹,麻烦在今天中午十二点给我送一些东西并且把我的衣服拿回去,里面有你要的东西。”冼阳已懒得反驳,同样用没精神的语气跟妹妹对着话。“等等,中午十二点我还要和高翊宸去踢球来着……”

  “对了高翊宸,我先失陪一下去趟校门口啊!”到点时,他一脸歉意地跟高翊宸道别,起身准备去找妹妹。

  “啊?没事,我陪你去吧。”说着,高翊宸也放下了手中的球从草坪上站了起来,和冼阳一起走向了校门口。

  “我……我在踢球……对了,我还得继续回去踢呢!交给你了哈哈哈再见!”冼阳拿过自己的东西,并迅速地把手中的一袋脏衣服塞给妹妹,朝高翊宸跑了过去。

  在回去的车上,她从这堆衣服里翻到了那个本子——他们之间约定好的“交换日记”。她一翻开,便被里面满满的“高翊宸”所淹没——里面记录了他和高翊宸一(xiu)起(en)玩(ai)的每一天,还有高翊宸的生日,电话和QQ之类的信息。

  当冼静洛把本子塞回去之后,突然有个东西从袋子了掉了出来。她捡起来一看——那是一个六位密码的密码本。

  冼静洛一脸疑惑地输入了冼阳的生日——没打开。自己的?也没用。于是,她把全家人的生日都输了一遍,还是没有。这时,她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然后颤抖地翻出了之前那个本子,输入了高翊宸的生日……

  “快,过单刀!(前锋与门将的vs)”高翊宸看着跑在前面的冼阳喊着。之间冼阳晃过了自己面前的门将,将球成功射进门内。四周响起了欢呼声。

  冼阳开心地笑着,被所有队员围起来,高翊宸看着冼阳的微笑,不禁勾起了嘴角。

  高翊宸默默地注视着冼阳,而冼阳也发现了正在看着自己的某人,笑容更加灿烂。

  “全体集合!”足球教练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都围了过去。“这一次男队的比赛打的不差,不过有一点还有待提高。”他顿了顿,继续说:“一上场,大家不要乱,冷静一点。”

  “冲啊!为了糯米饭!”冼阳大喊着,笑着。“为了稀饭!”高翊宸在旁边应和着。“为了吃饱饭!”突然一个女生插了进来,两人一同看向一旁的林草岭。

  “叫我林草岭就好,别介意啊~我不是故意插到你们中间的(不信)。”她微微一笑。

  对于这句话,高翊宸秒懂是什么意思,她在怕自己回吃醋么?“没事,那一起奔向食堂吧。”

  “唔……糯米饭~稀饭~”林草岭看着高翊宸与冼阳已经打好坐在桌前了,哼着小曲也走了过去。

  她看着一直在埋头吃饭的两人不禁扶额。本来不想打扰的,但这也太浪费时光了吧。林草岭想着,坚定地走了过去,坐在了两人旁边。

  “话说,冼阳,你认为高翊宸是个怎么样的人?”一脸无害微笑地看着某人,冼阳抬起头,看向侧面的林草岭,沉思了一会儿。

  “说不清楚呢,反正是一个很好的人。”冼阳不知不觉中,回忆起了一起(xiu)玩(en)耍(ai)的时光。不禁放慢了语气,挂上了一个微笑。

  “没什么。”冼阳顿了顿,继续说道:“怪不得从许久前就一直有一股花露水的味道。”冼阳暗暗决定,要将这个记下来。

  夏天的热浪猛地扑向大客车,却无丝毫热感的客车内,冼阳已经睡着了,高翊宸看了看熟睡的冼阳,又看了看窗外,mp3的歌循环播放着。

Power by DedeCms